您所在的位置是:思想政治理论课园地 >
李捷:新民主主义社会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区别和联系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标志着中国从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进入了新民主主义性质的社会。它是中国由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必经的一个社会发展阶段。
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标志着中国已经完成了上述过渡阶段,进入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由于国情所决定,我们要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去实现其他国家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实现的工业化和社会生产的商品化、社会化。

根据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长期探索,根据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成功经验,我们党根据邓小平同志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确立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和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由此,引发了人们关于如何认识和理解新民主主义社会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区别与联系的思考。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从理论上说明如下几个问题。

一、为什么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前途不是资本主义,而是社会主义?
这是由中国民主革命的特殊情况决定的。按照一般社会发展规律,封建社会是由资本主义社会来取代,然后再由社会主义社会来代替资本主义社会。中国则走了一条特殊的道路。中国曾经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中国是在这样的社会发展阶段出现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革命的。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无力担当这场革命的领导任务,中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只能由无产阶级先进政党来领导。

这样,以1919年五四运动为界,划分出新旧民主主义革命两大历史阶段。在进入了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以后,既然革命的领导阶级只能是无产阶级,那么,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前途就不可能是资本主义社会,这就提出了中国民主革命的特殊的前途问题。中国民主革命既不能直接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也不可能再走资本主义发展的老路。这样,就有了新民主主义社会这一过渡形态的社会发展阶段,它的历史任务就是充当联系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的桥梁。因此,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首先建立的只能是新民主主义社会,而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建立,就标志着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的开始。社会主义社会的建立,则表明新民主主义社会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发展方向只能是社会主义,有其内在的规定性。它包括:无产阶级先进政党及其人民民主政权的坚强领导;彻底反帝反封建的社会政策,包括土地改革,没收帝国主义在华资本和官僚资本;国有经济和互助合作经济的壮大;人民民主政权对财政金融的统一领导;无产阶级先进政党领导下的国家工业化建设;巩固的工农联盟。以上这些方面,都保证着无产阶级先进政党和国有经济、合作制经济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占有优势地位,保证了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说清楚了这个问题,有助于我们认识和理解新民主主义社会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内在联系。
二、毛泽东思想中有没有一个新民主主义社会理论?
    毛泽东同志在提出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的同时,就在1940年1月发表的《新民主主义论》一文中,完整地提出了新民主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纲领,以后又进一步发展完善,形成了新民主主义社会理论。1949年9月通过的《共同纲领》,比较完备地体现了这一理论。
新民主主义的政治纲领是:“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团结各民主阶级和国内各民族的人民民主专政,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为中国的独立、民主、和平、统一和富强而奋斗。”(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文选》,第276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

新民主主义的文化纲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文化教育为新民主主义的,即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教育。人民政府的文化教育工作,应以提高人民文化水平、培养国家建设人才、肃清封建的、买办的、法西斯主义的思想、发展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为主要任务。”(同上,第285页。)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毛泽东同志在提出新民主主义社会理论的时候,十分注意强调它的社会主义前途,注意强调它的过渡性质。1949年3月,他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中,在谈到中国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基本特征时,突出强调了以下五点:
    第一,中国已经有大约10%左右的现代性的工业经济。谁要是忽视或轻视了这一点,谁就要犯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
    第二,中国还有大约90%左右的分散的个体的农业经济和手工业经济。谁要是忽视或轻视了这一点,谁就要犯“左”倾机会主义的错误;
    第三,中国的现代性工业的产值虽然还只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的10%左右,但是它却集中地掌握在帝国主义者和官僚资产阶级手里。没收这些资本归国家所有,就掌握了国家经济命脉,使国营经济成为整个国民经济的领导成分。谁要是忽视或轻视了这一点,谁就要犯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
    第四,中国的私人资本主义工业,占了现代性工业的第二位。在革命胜利以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还需要尽可能地利用其积极性,以利于国民经济向前发展。如果认为不要限制资本主义,这就是右倾机会主义的观点;如果认为可以很快地消灭私人资本,这就是“左”倾机会主义的观点;
    第五,占国民经济总产值90%的分散的个体的农业经济和手工业经济,是可能和必须谨慎地、逐步地而又积极地引导它们向着现代化和集体化的方向发展的。任其自流的观点是错误的。(参见《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4卷,第1430~1433页。)

关于在《共同纲领》中没有写上新民主主义社会的社会主义前途,周恩来同志在代表中共中央作说明的时候讲得很清楚:“在讨论中,曾有一种意见,以为我们既然承认新民主主义是一个过渡性质的阶段,一定要向更高级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阶段发展,因此总纲中就应该明确地把这个前途规定出来。筹备会讨论中,大家认为这个前途是肯定的,毫无疑问的,但应该经过解释、宣传特别是实践来证明给全国人民看。只有全国人民在自己的实践中认识到这是唯一的最好的前途,才会真正承认它,并愿意全心全意为它奋斗。所以现在暂时不写出来,不是否定它,而是更加郑重地看待它。而且这个纲领中经济的部分里面,已经规定要在实际上保证向这个前途走去。”(《周恩来选集》(上卷),第368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说清楚这个问题有助于我们认识和理解把新民主主义社会看成是一个过渡性质的社会,是我们党的一贯主张和看法。
三、新民主主义社会何以“过早结束”?这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有什么关系?
    所谓“过早结束”的说法,是因为当年设想的过渡时期的时间相对较长,比后来的实际过渡的时间缩短了。要回答这个问题,就有必要说清楚:当年是怎样设想的;实际的结果又是怎样的;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结果。
    七届二中全会当时提出了两个转变:“使中国有可能稳步地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国家转变为社会主义国家。”(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8册,第196页,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2年版。)这里明确了两点:一是新民主主义社会或早或晚都必定要向社会主义过渡;二是伴随这一过渡的过程,同时还要有一个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的过程。实际上是两个转变并举的意思。没有明确的是何时向社会主义过渡。这只能由实践来解决。

经过一年多的实践,在1951年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同志提出了“三年准备,十年计划经济建设”的设想。这一设想,实际上是同向社会主义过渡联系在一起的。对此,刘少奇同志当时有个说明:“三年准备从前年十月一日算起,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头三年做准备工作,以后十年就是建设,这是我们自己心里的算盘。”“十年以后,新中国的面貌就要改变一下。我们不但有庞大的农业,而且还有不少工业。那时我们就做到了自给自足,使中国变成一个比现在富足的国家。到那时我们的国家才可以考虑到社会主义去的问题。”“十年以后可能采取某一些相当的社会主义步骤;也可能那时还不能采取这种步骤,还要再等几年。”(《刘少奇论新中国经济建设》,第178、182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
    这以后,逐渐形成一种共识:先用三个五年计划的时间搞工业化建设,再向社会主义过渡。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先打工业化基础,再搞社会主义改造。
    到1952年9月,毛泽东同志等开始改变这一设想,从先搞工业化、再搞社会主义改造改变为两者同时并举。
这些思想变化,不是随心所欲的结果,而是根据客观情况变化所作的战略调整。概括来说,当时有这样几个引人注目的情况,是原先没有预料得到的。
    第一,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工业化建设开始起步,壮大了国营经济的力量,引起新民主主义五种经济成分的比重发生重要变化。工业(包括手工业)总产值在工农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从1949年的30%上升到1952年的415%,其中现代工业产值比重从17%上升到266%,重工业产值的比重从264%上升到355%。社会主义工业的产值在全国工业(不包括手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从1949年的347%上升到1952年的56%。(参见胡绳主编:《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第285页,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版。)这表明,社会主义已成为我国社会经济生活中相对强大的因素。

第二,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确定了对民族资本实行利用、限制的方针,并指出限制和反限制将是新民主主义国家内部阶级斗争的主要形式。1952年开展的“五反”运动证明了这一点。“五反”运动不但打击了不法资本家的“五毒”行为,还促进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国家资本主义的一些具体形式,如国家与私营工业之间的加工、订货、收购、包销、统购、统销等业务,到1952年约占全国私营工业(含手工业)总产值的35%~40%。在上海等地,这个比重已经达到58%。(参见《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4册,第218~219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年版。)这个结果,是原先没有预料到的。这个新情况,使毛泽东同志认识到,《共同纲领》中“在必要和可能的条件下,应鼓励私人资本向国家资本主义方向发展”的规定,是完全可行的。也正是从这时起,对私人资本利用、限制的方针在实际上逐步发展成为利用、限制、改造的方针。
    第三,土地改革完成以后,农民表现出很高的互助合作的积极性。这种情况,使党形成一个新的观点:中国工业化和农业机械化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农业合作化不能坐等工业化和机械化。一般规模较小的农业互助合作组织,没有大机器,主要靠统一经营和协作,也可以增产,正如手工业工场初起的时候,没有大机器,主要靠协作,也能提高生产力一样。(参见胡绳主编:《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第290页,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版。)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1951年12月,中共中央作出了《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  

以上这些变化,使毛泽东同志对新民主主义社会的过渡性有了更加深切的体会。他在1953年6月15日的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过渡时期每天都在变动,每天都在发生社会主义因素。
1952年9月24日,毛泽东同志在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一五”计划的方针和任务的时候提出:我们现在就要开始用10年到15年的时间基本上完成到社会主义的过渡,而不是到10年或者以后才开始过渡。(参见薄一波:《若干重大历史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修订本),上卷,第220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

1953年8月,毛泽东同志对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作了完整的表述:“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这是一个过渡时期。党在这个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基本上实现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4册,第301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年版。)这里所说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按照当时的估计,大约需要三个五年计划或者更长一点时间。

和以前的认识相比,变化主要有三点:一是更加强调新民主主义阶段的过渡性;二是强调从新中国成立起就开始过渡,而不是10到15年以后再开始过渡;三是强调国家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同时并举,而不是先打工业化基础,再搞社会主义改造。
    综上所述,从原先对新民主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设想,发展为过渡时期总路线,应当说是一个在实践中不断深化和调整原先设想的过程,是一个思想和认识上不断飞跃的过程。实践证明,这个调整尽管变化幅度很大,但从整体上是符合中国实际情况和实际变化的,并且是经受住了实践检验的。正是在这个探索过程中,开创了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社会主义过渡的理论。
    我们在充分肯定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历史意义的同时,也必须指出它在理论上和实践上的问题。主要是:在实际过程中要求过急,工作过粗,改变过快,致使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在很大程度上脱离了国家工业化进程,没有完全实现过渡时期总路线关于工业化和改造同时并举的构想;搬用了苏联单一公有制模式,套用了单一公有制的实现形式,企图使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所有制成为国家和社会的惟一的经济基础。这种形式过于简单划一的做法,致使过早地消灭了个体经济和私营经济,犯了超越历史阶段的错误。
    应当说,第一个失误,在当时的条件下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第二个失误,则是当时的历史局限,就当时对于社会主义的认识水平来说是难以避免的。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总结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才逐步认识到: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结束以后,中国长期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在经济文化落后的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不可逾越的历史阶段。在这个长达上百年的历史阶段里,必须始终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和完善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鼓励一部分地区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逐步消灭贫穷,达到共同富裕,在生产发展和社会财富增长的基础上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在对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艰辛探索中获得的一个宝贵经验。毛泽东同志引领我们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并开始了这一探索。邓小平同志则在这条道路上继续探索,并找到了通向成功之路,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说清楚这个问题,有助于我们认识和理解新民主主义社会“过早结束”不是随心所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提出并不是要退回到新民主主义社会。
四、新民主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区别和联系是什么?
    弄清了上述问题,我们就可以进一步认清,新民主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有质的区别的。这主要表现在:
    第一,新民主主义社会是一个过渡性质的社会,严格说是一个过渡阶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一个长期稳定的社会,要有上百年的时间。
    第二,新民主主义社会的任务之一,是要逐步确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任务已经完成,面临的是如何进一步探索公有制的多种实现形式和不断加以改革和完善的问题。
    第三,私营资本主义工商业是在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环境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它们在新民主主义社会,有一个如何接受社会主义经济的领导、同社会主义经济结成新型的关系纽带的问题,有一个如何适应人民民主国家新型社会制度约束的痛苦的转变期。

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过程已经完结。各种非公有制经济,都是在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环境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都是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所允许的,并且同社会主义的公有制经济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新民主主义社会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有着一定的联系。这主要表现在:
    第一,新民主主义社会作为必经的过渡阶段,为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作了经济、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必要准备。不经过新民主主义社会发展阶段,就不能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则是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必然发展趋势。否定了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必然性,也就否定了新民主主义社会存在的历史必要性。
    第二,国家在新民主主义社会积累的治国经验,特别是鼓励一切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私营经济继续发展,使各种社会经济成分在国有经济的领导下分工合作、各得其所等经验,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仍然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自觉地借鉴和运用这些经验,可以使我们少走弯路、少犯错误,并尽快形成我们自己的特色。
    第三,无论是新民主主义社会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都存在着一个重要的历史任务,这就是国家工业化和现代化。这既是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确立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必需的物质基础,也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一步发展的物质基础。国家工业化和现代化在新民主主义社会起步,并贯穿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表明了历史的延续性。
正如十六大报告所指出的:“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创造性地完成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实现中国历史上最伟大最深刻的社会变革,开始了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找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赋予民族复兴新的强大生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展现出灿烂的前景。”
    我们不能苛求前人,因为后人总会胜过前人。我们不能否定历史,因为现实总是历史的延续。

  

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南 湘潭 邮政编码:411105 | 电话:0731-58298295 登录